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仙侠武侠 > 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小宝贝 > 第1220章 好事将近了
  在这紧张的局势下,一张喜贴,突然送到了季枭寒手里,他打开一看,薄唇下意识的弯了弯,他这个好朋友兼好兄弟,终于如愿以偿,要抱得美人归了。

慕时夜这段时间春风得意,因为,他这一年多的良好表现,总算是把裴安欣的心给重新抓回来了,他以前都是送上名车名包大钻戒来向裴安欣求婚的,可裴安欣却仿佛对他失望之极,她的心不会再为他跳动了一样,一一的拒绝了。

可这一次,他却是蹲在浴室里,亲手给女儿洗尿裤时,裴安欣懒洋洋的靠在浴室的门口,双手环胸,看着他搓洗着女儿昨夜尿床的小睡裤,突然说道:“慕时夜,我们结婚吧!”

那一刻的表白,让慕时夜有些不敢置信,他俊眸睁大,定定的望着女人那波澜不惊的俏脸,这么庄重的事情,她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来,还真的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一个字。

“安欣,你刚才说什么?”慕时夜还想再认真的听一遍。

裴安欣轻叹了口气,这才认真了神色,一字一句的说:“我说我们结婚吧。”

“真的?”慕时夜总算是听清楚了,这一刻,他的心狂喜极了,他直接走过去将裴安欣紧紧的拥入怀里,薄唇在她的发间亲吻个不停:“安欣,你知道吗?为了等你这句话,我等了一年多了,你总算是答应嫁给我了!”

裴安欣被他这热情的拥抱弄的很不好意思,赶紧伸手推开了他:“你手上全是水,弄到我衣服上了,赶紧去把女儿的裤子洗了再说吧。”

慕时夜实在是太开心了,这才有些妄了形,看向怀里女人白色的衫衣上面,已经被自己的十指印出十个水痕,他赶紧往后退开,深幽的眸子含着笑意望着裴安欣问:“安欣,老实说,你怎么突然想嫁给我了?是不是我哪件事情打动你了?”

“没有啊,就是突然想通了,反正这辈子一个人过也是过,跟你一起过也是过,好歹你还能帮我带带女儿!”裴安欣故意淡漠的回答他,可真正的原因却是这一年多时间,慕时夜的温柔体贴,对女儿的宠溺关怀,一点一滴的深入了她的内心,她突然发现,自己还是习惯他在身边照顾的,虽然有时候也会被他给气的不行,但这不就是人生的各种滋味吗?

“就这样?”慕时夜还等着她说几句好听的话来哄哄他呢,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回答,说的他的存在好像可有可无似的,他俊脸一片失落感。

“对啊,不然还能怎么样?”裴安欣看着他渐渐暗淡下去的眼眸,心底已经在偷笑了,她现在找到办法来治这个男人了,那就是不要太把他当一回事。

“我还以为你已经原谅我之前犯下的错误了呢,安欣,我在你心里,到底有多重要,你能不能告诉我?”慕时夜忍不住的想要知道。

裴安欣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忍受他那双受伤的眼睛,她只好不再拿他寻开心了,走过去,伸手温柔的搂住了他的腰,脸颊轻贴在他的胸口处,低声喃喃道:“比我想像的还要重要,慕时夜,我这辈子怕是要栽要你手上的。”

慕时夜听着她这带着娇气又宠溺的声音,刚才还暗淡下去的眼眸,瞬间又清亮无比,他低头,温柔又开心的看着她:“我就知道,安欣,你这个磨人的妖精,你刚才竟然在捉弄我!”

“爹地,妈咪……”就在两个人日常打趣着,突然,门口跑进来一个小小的身子,已经两岁半年小橙橙,开始懂事了,说的话一天比一天多,有的时候还会突然爆出一些令人不可思议的话,让身为父母的他们既惊且喜。

两个紧搂着的身子赶紧分开了,裴安欣伸手理了理耳侧的头发,瞪了一眼慕时夜:“赶紧洗衣服吧,我带女儿下楼去玩!”

“好,晚上请你吃烛光晚餐!”慕时夜趁机在她的耳边低语了一声。

裴安欣嘴角不由的往上扬起,这个男人花样倒是一点也不少,但为什么,她却喜欢上了呢?

收到请贴的人,不止季枭寒一个,自然还有很多人,只是,深知慕时夜追妻有多艰辛的,也就只有几个好哥们了。

季枭寒给好友打了一个电话,送上了祝福。

“枭寒,我原本还想叫你来当我的伴郎的,没想到,你竟然比我还先结婚,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慕时夜当年跟裴安欣已经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慕时夜还真的跟季枭寒和洛赫宁打了招呼,让他们给自己当伴郎,可这一场婚礼,却延迟了四年。

“不管怎么算,你和裴安欣总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端,只是希望你能记住这一年追妻的辛苦,好好跟人家过日子了。”季枭寒对这个好友也只剩下摇头叹笑了,好好的一段感情不珍惜,非要等到失去后,才意识到自己早已深陷其中,这世间的人,也许都有过这样的苦恼吧。

“那当然了,我现在可得向你学习,一定要把婚姻和女人当一回事,不然,就只有自讨苦吃了!”慕时夜苦笑起来。

“我只知道,想要真正的得到一个女人的真心,一定是互相吸引,互相付出的,以前也有很多女人向我表白好感,可她们的眼中看中的更多是我的财富和我的外形,那样的女人就算再多,我也不敢要。”季枭寒从一开始,就把感情看的分明,他索要的感情也一定是最真挚,最纯粹的,灵与肉的结合,也一定是建立在真正的爱情之上,否则,人的灵魂就会变的像空壳一样,没有归宿感。

“枭寒,你是唯一值得我佩服的人,我觉的你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才能一个人打拼到今天的位置,我就是好奇,比如在某一个特别的时间段里,你有没有把目光分给别的女人?”慕时夜也是八卦心起,想刺探一下好友的真正想法。

“你想干什么?”季枭寒直接识破他这不怀好意的想法。

“没什么啊,就是……想问一下嘛,毕竟,都是男人!”慕时夜嘿嘿的笑起来。

“那你该问一下赫宁,相信他的回答,会令你满意!”季枭寒轻哼了一声。

“我可不敢问他,他的回答千遍一律,就是眼里心里都装着我姐呢,一点情趣都没有,他现在都不敢跟我喝酒了,就怕喝醉了说错话。”一想到自己的姐夫兼好友,慕时夜就有一肚子的怨气话。

季枭寒不厚道的笑了几声:“谁让你把姐姐嫁给他的,而且,裴安欣又是赫宁的表妹,你们的关系太复杂了,我没办法掺和你们的家事。”

“算了,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反正我是懂的!”慕时夜洋洋得意的说。季枭寒低淡道:“无聊!”

“不挖你的秘密了,我先挂了,到时候记得早点来啊,还得把你一家大小都带来给我揍热闹!”慕时夜笑眯眯的说道。

“放心,一定早到!”季枭寒向好友保证。

挂了电话,季枭寒目光转向窗外,朝着不远处的那一栋只露出一侧墙面的大楼,薄唇不由的勾起笑意。

那是唐悠悠工作的大楼,虽然被不少的建筑物挡住了,可季枭寒的目光越过那些林林立立的大楼,停驻了许久,这才收回目光,继续工作。季尚清被他狠打了一顿,季凛肯定是气的不轻,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来找他说理,证明季凛父子是打算把这次的教训给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