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仙侠武侠 > 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小宝贝 > 第901章 年轻任性
  白真真被白依妍轻推了一下,她抱住了自己的包,担心的望着白依妍。

白依妍却用眼色告诉她,不要管她,赶紧先离开再说。

白真真只好仓惶的逃离了,只是,她刚到电梯门口的时候,听到了一声狠狠甩门的声音,她心头一跳,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再一次的缠在她的心头。

完了,这一次会不会真的连累到他们的感情了?

门关上后,白依妍的心也瞬间下沉了,她紧张不安的捏着两只手,不敢抬头去看怒气如炽的季越泽。

可就算不管,她也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已经冷到凝结成冰,令人呼吸困难。

“对不起!”白依妍咬住下唇,颤声的道歉。

季越泽突然伸手,发狠的捏住她的下巴,他不喜欢她这样低着头跟他说话,真的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他就是要强迫她盯着自己的眼睛说,哪怕是道歉,也必须有诚意的说出来。

白依妍雪白的下巴被他一捏,生痛了起来,不敢再多做反抗,她只好直直的与他的目光相触。

只是,一碰触,她心底就起了慌色,感觉这一次,神仙也挽救不了他们势如水火的脆弱关系了。

“对不起,我没有及时把我大姨的行踪告诉你,别的我也不多解释了。”白依妍发现,季越泽最不爱听的就是道歉的解释,而她往往最想说的就是这两种话。

算不算冤家?

季越泽盯着她蓄满了泪水的眼眸,那迷雾般的眸底,有着痛苦和悲伤,倒是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模样。

“你答应我的话,是被狗吃了吗?”季越泽怒问。

白依妍答应过一旦有大姨的行踪,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他的,可惜,她还是做不到。

只是这个教训让她记住了一件事,以后不要轻易答应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自己痛苦,别人也会很失望。

“你也看见了,我大姨过的并不安生,她也天天活的惊恐之中,你让我怎么忍心在她这种情况下又补一刀?”白依妍也有她的痛苦之处,所以,她只能如实的回答他。

季越泽冷哼:“可当初她设计陷害我父亲的时候,却不是这样样的,她连杀人都敢,还会怕过这种胆战心惊的日子吗?”

“不是她杀的,她已经解释过了,她只是让你爸爸喝了酒!”白依妍小声的反驳道。

“凭她一面之词?你要我相信她是无辜的,清白的?”季越泽此刻被怒火蒙了心智,哪里还会听她这苍白的解释呢?

白依妍咬住唇片,只好不再说下去,也许,她说什么就错什么,反正自己在他的心目中,信任度为零了。

“为什么你是白真真的侄女?你要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那该多好?”季越泽突然愤怒的低吼,像是隐忍了许久的理智,一朝失控。

白依妍被他用力松手,没有防备,跌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男人赤红着的双眸,她害怕的抖了抖身体。

终于还是说出来了,他肯定是介意她的身份的。

虽然之前一直掩藏的很好,两个人都装傻不捅破这层脆弱的窗户纸。

觉的可以忘记彼此的身份,好好的在一起,两个人都在自我欺骗,但美好的画面背后,却依旧是一片斑驳的伤疤。

如今,季越泽的话,就像亲手撕了那层被小心翼翼保护着的纸,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她和他,像站在对立的一面,想要牵手和好,真的太难了。

“对不起!”白依妍低头,双手捂住了脸,用力的摇着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季越泽看着她像受惊了的孩子似的,只知道喃喃着这句话。

可是,谁想听她的对不起?

“也许我真的爱错了人,既然你对我从来没有真话,那行,我们就不要彼此折磨了,放开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季越泽又一次的狠起了心肠,将手里提着的东西重重的往旁边的桌上一放,转身就走。

白依妍又听到那一声关门的声音,重重的,就像甩在她的心头之上。

她浑身抖颤了起来。

上辈子,他们肯定是真正的仇家吧。

白依妍自嘲的笑着,所以这一世才备受的折磨。

季越泽下了楼,坐进了车里,大脑还是空白一片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如此的心狠无情,但就是很生气,由其是他把白依妍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却还要一次次忍受她的谎言。

季越泽呆坐在车上很久,这才想起来要给大哥打一个电话。

于是,他拔了季枭寒的手机。

“喂!”季枭寒声音传了过来。

“我找到白真真了!”季越泽开口便说。

“在哪找到的?”季枭寒语气紧绷了起来。

“在白依妍的家里,白真真说不想逃了,想向我们陪罪!”季越泽冷笑。季枭寒皱了皱眉宇,寒声道:“她要真这样做,那就先给她找个地方住着,找一个时机,让她交代更多的细节!”

“她今晚会来公司找我,不过,也不一定,我刚才又把她给放了!”季越泽想到自己竟然把这么重要的证人给放了,又想狠狠的给自己一拳。

“为什么放了?”季枭寒声音瞬间严厉了起来。

“我……我觉的她今天晚上真的会来公司找我!”季越泽莫名的就相信了那个女人的话,现在想来,他真的太天真了吧。

季枭寒:“……”

季越泽用斩的撑了一把脸,觉的自己这一次好像又做错了什么。

“你是不是跟白依妍又闹了一场?”只有在对待感情方面,才有可能让人忘记事情的轻重。

季越泽只好含糊道:“嗯,又闹扳了!”

季枭寒:“……”

弟弟这暴脾气的性格,看来还是没有改过来,不过,年轻也许就是任性吧。

他可不敢这样一次一次的拿自己和唐悠悠的感情来闹,总觉的闹一次,就够他受的,弟弟竟然还闹了这么多次,也分不了手,也是神奇。

“跟她没关系吧,你确定要分?”季枭寒好言相劝一句。季越泽恨恨的咬牙:“她逼我这样做的,这次分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