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穿越历史 > 离落红颜未醉 > 第两千三百三十章 等我回来
  阵法这东西,是没有口诀的,通常都是图印。





  能够摹刻记忆,便能掌握。





  说到底,阵法师也不算多么难的职业,与药师不同。





  不要强行去理解。天泽看了她一眼,这折叠乾坤,很容易误入歧途,这三天时间好好的参摩便好。





  云锦绣点头,心神动了一下道:对了,这个你看一看。





  说着,她将河神给她的那个奇怪的铃铛拿给了天泽。





  强压之下,她的丹海突然出现了一个玄异的印记,她想了许久,才想起这铃铛上也镂刻着这个印记。





  只是铃铛上的印记太多了,何况她当时压根没仔细的看,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印记就出现了。





  看来,河神给了自己一个至宝。





  天泽手指捏着那个铃铛,迎着光看了半响道:从何处所得?





  云锦绣将桃花源的事说了。





  元镜的修炼与六界不同,这铃铛上刻着的铭文我也从未见过。他目光看了过来,此次晋级,与这铭文有关?





  云锦绣点头:丹海出现了其中的一个字。





  既然有用,便留着参摩,以后或许会有更大的帮助。他并未多看,便将铃铛还了回来。





  云锦绣一愣:大哥,我们现在应该一起进步。





  天泽笑了一下,你现在的实力,比我尚强上一筹,如何一起进步。





  遥想当年,她还是他的小妹,她总是崇拜的跟在自己身后,或许在某一时刻,他也曾成为她心里的山吧?





  让她追逐,让她仰望,可现在的自己,除了被她称为大哥,却被她远远的抛在身后了。





  云锦绣微扯了下唇角:在我心里,大哥一直很强的。





  她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笑道:一直的不可超越。





  天泽身形一滞,看着她的目光轻颤了一下,但很快的便偏转过他去。





  莫说锦绣,便是宫离澈,他又相差了多远?





  虽然这种感觉并不让人愉快,可不承认也是不行的。





  云锦绣又将铃铛递了过来:我总觉得这铃铛古怪,我向来过目不忘,可这些铭文看一遍之后,能记起的也只有那一个印记罢了,说不定大哥看了,也会有所收获。





  天泽微一沉默,并未犹豫,便抬手将那铃铛接了过来,微垂着眼睫,看着那铃铛道:好,一起进步。





  云锦绣抿了下唇,这才收回目光,看着怀里的小狐狸。





  银叶战舰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地焰抓耳挠腮的在苦记口诀,天泽岿然不动的,观摩着那铃铛。





  云锦绣抱着孩子,心里也在琢磨着那几个字。





  银叶战舰如同流光一般前行,猪盆梦魇偶尔的吵闹,却显得战舰之上越发的静谧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锦绣方抬起目光,看向远处,思绪飘远。





  宫离澈,等我回来!





  *





  真元境。





  噩梦中惊醒。





  宫离澈这才发现,自己靠着椅子就睡了。





  这些日子,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实在太过疲惫。





  殿内一片空荡。





  他在真元境坐了那么久的王,到头来却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他疯狂的思念着他的心肝,他的孩子,他甚至开始思念着那个六界,从来不将他们放在眼里的人,也都值得让人回忆,就连那头猪,都变得可爱了。





  脑海里浮现出一头猥琐的黑猪回眸一笑,宫离澈不由揉了揉额头。





  不,还是那么猥琐。





  大王,老夫人唤您去前殿。





  门外,传来侍女的声音。





  宫离澈走到屏风后,换了身干净的衣物,这才抬步出了大殿。





  殿外,以前的护卫和侍女都换了,他习以为常的扫了一眼,便抬步向前行去。





  侍女似惊艳于他的容色,呆愣了一下,才连忙的低下头。





  一向冷淡的宫离澈却开口说了话:叫什么名字?





  侍女连忙道:婢女青青。





  宫离澈懒懒道:是条小蛇精啊。





  青青脸颊微红,却低低的应了一声:是……





  宫离澈道:谁让你来服侍本座的?





  青青低声道:家父……他是我们青蛇一族的族长,近日青蛇一族遇到了些麻烦,家父将婢女送来,是为了求得真元境的庇护。





  宫离澈漫不经心道:你倒是实诚。





  青青脸颊又红了,转而低声道:家父曾言,不管服侍哪个主子,都要坦诚。





  宫离澈微勾了下唇角:你父亲说的没错。





  青青不由抬头,看着眼前男人的背影。





  外界都说真元境的王冷酷嗜血,可为什么,她觉得很温柔呢?





  她不由握紧拳头,她一定要赢得他的信任!





  宫离澈进了大殿,殿内人极多,见他出现立刻都闭了嘴。





  宫离澈旁若无人的直接走到自己的王座之上,老夫人就坐在一侧,微笑的开口:阿澈,几日没有见到你了,听说你闭关了。





  难道不是如老夫人所愿?





  宫离澈语气竟带着几分调侃的意味。





  老夫人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自那两只小狐狸送走之后,宫离澈脾气反而变得好了,听说最近也没有再发怒。





  她知道,他是个重信重诺的人,既然答应了,应该不会反悔。





  老夫人笑道:东域各镜的族长们今日前来,本是在商量你大婚的事……





  章天谕吗?宫离澈淡淡的将老夫人的话打断,一个死一万次也不足惜的废物,岂能配得上本王?





  大殿内,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坐在一侧的章天谕脸色一变,她一下站起身来,刚想说话,就被老夫人瞪了回去。





  老夫人笑道:天谕孩子心性,你乃一界之王,何必与她计较,不过,这一次却不是要你成亲,而是与你商议一件事。





  一向强势的老夫人,何时开始与自己商议事情了?





  宫离澈心里冷笑,面上却还是漫不经心的样子,何事。





  老夫人笑道:定元镜的王要带他们的殿下前来做客,你是真元境的王,该如何与定元镜交好,无需老身来说了吧?





  宫离澈这才抬起眼睫,也意外的看了一眼老夫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