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穿越历史 > 离落红颜未醉 > 第两千二百七十章 可怕的虫子
  云锦绣心念一动,便直接的走了过去:你找我?

  赫连城蓦地抬头,看着云锦绣疑惑道:你是……

  一辛。云锦绣淡声开口。

  一辛神医!赫连城难掩惊喜的,一把将云锦绣的手给抓住了,只是第二句话还未说出口,人已经被暴怒的宫离樰给举了起来。

  是不是他?宫离樰咬牙盯着云锦绣。

  云锦绣:……有病啊这个人。

  赫连城被吓到了,他因窒息不断的挣扎着。

  云锦绣实在看不下去,不耐烦道:你不要捣乱,不是他!

  宫离樰直接将赫连城松开了,没事人一样走到了一边,一脸漠然的看着来往的路人,就好像方才动手的不是他一样。

  云锦绣:……

  赫连城剧烈的呛咳了几声,有些畏惧的看了宫离樰一眼方低声道:神医,实在抱歉,是我太激动了……

  云锦绣道:你找我何事?

  赫连城连忙道:我奶奶,她得了一种极为奇怪的病症,您看,她的皮肤,就像是老树皮一样,不断的脱落。我找了无数的大夫,可都无济于事。

  赫连城说完,又连忙的将一个帕子那了出来。

  云锦绣看了一眼,那帕子鼓鼓的,像是包着什么东西。

  赫连城噗通一声,就跪下了:神医,我们家没有什么钱,只有这一对传家之宝了,求您,救救我奶奶吧!

  说着他快速的将那手帕打开。

  那是两个造型很别致的手环。

  手环之上,一个镶嵌着龙,一个镶嵌着凤。

  云锦绣神念一扫,却惊然发现,那居然是两个空间手镯,里面的空间也十分的大,只可惜荒废了似的,零星的堆积着几个钱币,除此之外,皆是废铜烂铁。

  她将神念收回,随手将手镯拿了淡声道:好吧,找个地方吧。

  说着,她抬步便向一处客栈走了过去。

  赫连城没想到这个一辛神医居然这么好说话,不由喜出望外,连忙的就跑到那颤巍巍的已经不能说话的老妇人面前:奶奶,神医答应我们了,您有救了。

  那老妇人摆着手道:城啊,那镯子不能送人啊,那可是咱们的传家宝啊,奶奶死了没什么,但是传家之宝,不能有失呀!

  赫连城连忙的安慰着老妇人:奶奶放心,等孙儿存够了钱,就去神医那里将乾坤镯赎回来。

  他直接的背起老妇人,快步的便向客栈行去。

  云锦绣随手在客栈开了间上房,可那客栈的老板坚决不收钱,只不断激动道:神医大驾光临,简直是小店的福分啊!只要神医愿意,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小店对神医永久免费!

  云锦绣见他实在激动,也没多说什么,直接上楼了。

  既然已经被宫离樰识破这皮囊,那也没有继续再使用这皮囊伪装的必要了,不然无论走到哪里,一个神医的身份,就会引起极大的轰动。

  果然还是不能太高调啊!

  小二简直供神一般的,将云锦绣引到了上房。

  云锦绣刚进去,宫离樰便也要跟进来,云锦绣直接就要把人给拒之门外,他却抬手把门板给按住了。

  云锦绣道:你干什么?

  宫离樰道:住这里。

  云锦绣道:自己开房去。

  宫离樰道:你若非要同我分房睡,我就上楼顶。

  去吧。云锦绣直接将他关在了门外,这才想起赫连城还在外面,只好又将房门打开了,可宫离樰却不见了。

  云锦绣一愣:那个人呢?

  赫连城谨慎道:神医,他好像上屋顶了。

  云锦绣正想着去了正好,接着就听宫离樰的声音从房顶传来:我宣布,自今日开始,一辛神医也就是金……

  下个字还没吐出来,就已经被出现在房顶的云锦绣一把给捂住了嘴。

  宫离樰见云锦绣出现,这才得逞般的冲她一笑,眨了下眼睛。

  路上已经聚满了围观的人,云锦绣实在丢不起这个人,这才恼火道:滚下去!

  这次,宫离樰无比的配合,立刻的就跟云锦绣下了楼,回到房间里,不声不响的坐在一边,随手不知道从哪里捉了个菜虫子放在了桌面上爬,自己却看的兴致盎然。

  赫连城有些担心道:神医,没事吧?

  云锦绣在桌子前的椅子上坐下,淡声道:没事。然后视线又看向那老妇人,缓声道:老人家,将手探出来。

  那老妇人半边身子已经僵化,一只眼睛,也变成了诡异的木色。

  正如赫连城所说,她的身体如同枯掉的老树一样,不断的往下脱落着树皮。

  这种症状,云锦绣之前也是从未见过的。

  她指尖轻轻的探落在那老妇人的手腕上,只触到了满手的粗糙,却感受不到半点的脉动。

  云锦绣将神念探进她的身体,面色微微的变了变,因那老妇人的身体内,就像是干枯掉的树木一样,纵横交错的经脉,都变成了枯木色,几乎是没有了生机。

  这太奇怪了。

  神医,我奶奶还有救吗?赫连城不由紧张的询问。

  云锦绣顿了片刻微微锁眉,却没有说话,只是神念继续的在老人身体内清探着。

  这种身体,不能使用任何的魂火,否则一点就燃。

  可她来来回回的在她身体内搜寻了三遍,都没有找到任何的疑点。

  就算是生病,也应该有病因才对。

  看不出来的,才是最棘手的。

  云锦绣将神念退回,目光看向赫连城:多久了?

  赫连城道:年前的时候突然便有了。

  云锦绣道:那时可做了什么?

  赫连城摇摇头:奶奶平日自己耕种一块田园,村子也很安静,并没有受到什么骚扰。

  太笼统。云锦绣对赫连城的答案并不满意。

  就在这时,老人突然的颤抖起来。

  云锦绣一顿,目光蓦地看向她,却见她无比惊恐的盯着宫离樰面前的那条菜虫子。

  云锦绣心里一动,开口道:老人家,你在害怕吗?

  虫子!可怕的虫子!老人家颤抖着,就往赫连城怀里躲。

  她已经枯瘦枯瘦的了,在高大的赫连城面前,显得异常的瘦小。

  云锦绣道:您是怕那条虫子?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老人几乎是控制不住的惊慌惨叫。

  云锦绣这才扭头,看了宫离樰一眼:虫子拿过来。

  宫离樰道:你过来。

  云锦绣瞪他。

  他指了指楼顶。

  云锦绣忍了忍,一想这老妇人怕的厉害,只好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