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同人网游 > 青春无罪 > 章节目录 398 十年之后 海阔天空
    他们都劝我逃走,我笑了笑,说道:“能逃到哪里?我逃了,你们呢?莹姐呢?”

    如果我这个杀人凶手逃走,留下来背黑锅的只能是他们。所以,我不但不能逃,而且还要把所有的罪责都扛下来。

    我掏出手机打了110,然后对肖恩几人说道:“这辈子能遇到你们,是我杨阳最大的幸运,来生咱们还做兄弟!”

    肖恩几人都哭了,尤其是耗子,这家伙最多愁善感,哭的跟个泪人似的:“阳哥,你有什么要交代的事情吗?我们一定帮你办到。”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行了,别跟个娘们似的,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莹姐。肖恩,我不在了,莹姐就拜托你照顾了。”

    “你放心,我们一定照顾好莹姐。”

    我点点头,也没什么需要交代的了。

    等了一会,外面就传来警笛声,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进来,刺目的闪光电筒晃得我眼睛都睁不开。

    我在被抓走的时候,又想起了林梦和韩笑笑:“对了,跟我对笑笑说一声,对不起。还有林梦,让她以后快乐的生活。”

    肖恩哭着答应了下来。

    所有的罪名我都承担了下来,我一共杀了四个人,强暴了一个人,肖恩等人给我找了律师,帮我做无罪辩护,说我是正当防卫,不过现场的种种迹象表明,我都是故意杀人。

    最终,数罪并罚,我被判处死刑。

    就在我任命的时候,可突然接到二审的消息,最终二审之后,撤销了一审的判决,我被判了个防卫过当,有期徒刑十年。

    我不知道是谁帮了我,但是肖恩等人非常开心,本来抱着必死之心的我,能够死里逃生,也很开心。

    等我的判决结果落实以后,林嫂带着卫东城,离开了法院。

    来接林嫂的是林动带领的车队,车队是林氏集团的,世界五百强企业,在华夏排名前三,林嫂就是林氏集团董事长唯一的女儿。

    卫东城问林嫂:“你为了一个人,抛弃了林家,现在为了一个跟他很像的人,回到了林家,你这么做值得吗?”

    林嫂笑了笑:“他死了,但杨阳还活着,我不能让杨阳重蹈覆辙。如果你要问值不值得,我没办法回答,因为这些东西无法用价值衡量,没有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

    卫东城重复道:“没有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

    林嫂看着卫东城呵呵笑道:“那你呢,为了一个明知道不可能的结局,解散了名震华夏的城卫军,甘心给我做保镖,你又值不值得?”

    卫东城忽然停住了脚步,看着林嫂笑颜如花的脸,正色道:“我现在考虑到底要不要看着你回去成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

    林嫂娇笑道:“如果你不想我回去,那就把我带走。”

    卫东城笑了。

    然后,整个车队乱了,林氏集团董事长暴怒。

    而销声匿迹好几年的城卫军,在一夜之间,悄然复活,长剑犹在手,荣耀即吾命的口号,一呼百应,并迅速占领整个南方地下世界。

    ……

    天空中,一只鸟雀南飞,十年时间,恍如一梦。

    “9214,今天刑满释放。”

    随着一声机械的声音,我提着行李袋,迎着第一缕晨光,走出了监狱的大门。

    不远处的路边,一个带着眼睛的胖子正含笑看着我,我什么话都没说,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他。

    “十年了,阳哥,你长高了!”

    我拍着肖恩的肩膀,忍住眼眶中没有落下的泪水,说道:“你他妈不但长高了,还他妈长胖了。”

    “哈哈哈……”

    我两开怀大笑。

    “走,上车,兄弟们都在那边等着,给你接风。”

    我看了眼路边上的破桑塔纳,调侃道:“哟,都有车了,混得不错。”

    “嘿嘿!”肖恩笑的有些尴尬。

    我坐在后座上,透过车窗看着外面高楼林立的城市,思绪万千。

    十年时间,整个深市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生活过的地方,早已是沧海桑田,再也找不到半点当年的印迹。

    唯独不变的,就是我这几个家伙之间的兄弟情义。

    肖恩把我带到一间废弃的仓库,周围的垃圾堆积如山,应该是个废品回收站。

    仓库的空地上,还有四个人在那里等着,不过我都认不出来了。

    “耗子,你们几个还不快过来迎接阳哥。”没走到仓库,肖恩就喊道。

    “阳哥,恭喜啊!”

    看着几个颓废青年,我一个个的叫出了他们的名字,正是当年的肖恩六人组。

    “成风呢?”我问道。

    几人立刻面色一暗,我察觉到不对,追问道:“怎么回事?”

    肖恩叹息道:“这件事情一直没告诉你,成风前两年得了病,不在了。”

    成风怎么会的病?几人的话应该没说完,估计是当年那一战,为了救我落下的病根。

    我沉默了一阵,大步走到桌子边上,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对着就是一通猛灌:“来,敬成风兄弟!”

    肖恩几个人立刻也端起酒杯,高喊道:“敬成风!”

    悼念一阵成风,我们开始喝了起来,通过两天和观察,我看得出几人过的并不好。

    经过询问,肖恩交代了实情,原来刘峰这些年一直都在打压他们,我进去了之后,他们没了主心骨,只能一人在忍,用苟且偷生都不为过。

    我没有让他们在说下去,现在我出来了,一切就不一样了。

    喝了一通之后,大家都差不多了,肖恩忽然结结巴巴的说道:“阳哥,你不在的这些年,我还有一样东西一直保留着。”

    “什么东西?”

    肖恩带我过去看,只见仓库一角,居然还摆放着一套乐器,架子鼓,吉他,贝斯等。

    “要不要来一段?”

    “来!他们会吗?”

    肖恩笑道:“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几个经常排练,来发泄情绪,他们早就滚瓜烂熟了。”

    我背起电吉他,调试了几个音,几个家伙也都醉醺醺的到位,耗子打架子鼓,肖恩旋律吉他,其余两个负责贝斯和键盘。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那会怕有一天会跌倒,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一首海阔天空,一曲青春无罪。

    仓库外面,一辆红色马自达停在门口,车上一个美丽的女人泪流满面,在汽车的仪表台上,摆放着一个人的黑白照,正是韩国良。

    一身蓝色裙子的女孩,依偎着身边高大的男人,早已不见当年的八婆模样。

    一身警服的女警花,悄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十年的时间,早已让当初那个爱哭的她,变得坚强,可听到那首依旧在龙湾中学传唱不休的经典,却还是哭的稀里哗啦。为了他以后不在受欺负,她放弃了自己最喜欢的金融行业,在大学的报考志愿上,填上了警校。

    一曲终了,告别了兄弟们,我走出仓库门口。

    抬望眼,伊人犹如当年,衣袂飘飘,正含笑相望。

    后记:有人说,青春就像一本纪念册,当你有一天回过头看,发现当年的自己多么幼稚。有人说,青春就是用来犯错的,没有犯错的那不叫青春。也有人说,如果想要一直保持年轻,就把青春时候的事情一直做下去。

    PS:感谢各位书友的不离不弃,老妖更新不给力,对不起各位,希望在下本书咱们有缘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