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九零文学网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九零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少年行 > 章节目录 第349章 林婉月的卸任
    “什么?”我忍不住喊了出来,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不是应该邓俊才滚蛋才对吗?怎么现在突然变成了林婉月卸任了啊……

    “是不是昨天那几个老混蛋里面出现了叛徒?他们是不是临阵变卦,没有给你投票。”我生气的问道。

    “先走吧,咱俩现在已经没资格继续留在公司了,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我详细的告诉你。”林婉月说道。

    我拉住她的手,一边安慰她一边往外走,可还是能明显感觉到林婉月娇嫩的小手在我的大手中微微颤抖着。

    我拉着林婉月来到了楼下的一家咖啡厅,给她点了杯热咖啡试图平复她的心情。林婉月端着热咖啡,不说话也不说,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婉月,其实换个角度考虑,这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以你的积蓄别说后半辈子无忧了,就是等到孙子那一辈,也不用发愁钱的问题。而且你卸任了副总裁,就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了,你不是一直都想环球旅游吗?正好趁这个机会给自己放个长假。”我安慰道。

    “强,你错了,你以为我只是贪恋副总裁的地位和手中的权利吗?金钱、地位、权势对我而言都是眼前浮云,我真正心痛的是至亲的背叛。”林婉月说道。

    “至亲的背叛?什么意思?”我一时有点懵了。

    “你知道这一次为什么董事局会将我踢出林氏集团吗?因为在投票的时候,我老爹给我投了卸任票。”林婉月唉叹一声,在我诧异的目光下将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会议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在按照着林婉月掌控的节奏进行,她发表了一通言辞激昂的演讲,不仅将她在米国的这段时间公司发生的大小事情挨个说了个清楚,还将邓俊才的一些小人之举直接挑明了,到最后更是放出了邓俊才昨晚的录音,听过录音之后,除了邓俊才的人之外,其他原本保持中立的股东也变得十分抵触邓俊才,形势一边倒向林婉月这边。

    反观邓俊才这边,丝毫没有应有的紧张,反而十分的淡定从容,自始至终面对众人的质疑全程都保持着微笑。一直到林婉月发表完演讲之后,邓俊才都没有多说一句话。

    “你要是没有异议,我们就启动投票吧。”林婉月说道,邓俊才听后一点都没有辩解的意思,点头直接同意了。

    但当林婉月启用她父亲的投票权时,邓俊才不接受了,说林总并不在现场,所以林总的投票权无效。

    “严格按照法律来讲,如果我把我父亲连入电视电话会议内,那他就享有同等效率的投票权。”林婉月说道,邓俊才也点头表示,只要林总在电话里愿意罢免他,他没有一点异议。

    但变数就在这个电视电话会议上,林婉月的父亲不仅没有罢免邓俊才的职务,反而极力推荐他成为新一任的林氏集团副总裁,至于之前的副总裁林婉月,则被自己的父亲亲口给抛弃了。

    既然林总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底下的股东就是再傻也知道该怎么站队了,于是除了几个老股东支持林婉月之外,其他人纷纷倒戈在邓俊才这一边。这场原本针对邓俊才的卸职会议,最后变成了林婉月在林氏集团最后的表演。

    “你父亲真的是这么说的?”我问道,此刻的心情已经不止是震惊那么简单了,而是十分的复杂。

    “对,我父亲当着所有人的面亲口说的。”林婉月说道,最后又加了一句,“我现在已经不敢相信任何人了,我感觉所有的人都可能出卖我,除了我自己……”

    此刻林婉月已经失去了应有的理智,还在被父亲的突然背叛而影响。但我绝不能这样,我开始认真审视这件事。

    在我看来,能让林婉月的父亲做出出卖自己女儿的举动,这背后一定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或者说,林婉月的父亲跟邓俊才他们达成了某种交易。

    “婉月,我突然想起另外一个事情,你还记得昨晚我跟你说的什么吗?我说有人泄露了你回国的行踪,让邓俊才他们有了充足的准备时间,现在看来,应该就是你父亲泄密的。”我说道,甚至开始怀疑当初林婉月飞到米国去处理危机这件事儿都有可能是提前设计好的陷阱。

    原本邓俊才的计划应该是林婉月离开了集团公司,他顺利接任然后开始对内部进行清理,把支持他的人送到高位,把不支持他的人要么辞退要么放到不重要的部门,担任一个闲职。但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我,扰乱了邓俊才的计划,让林婉月提前知道了这件事。林婉月的突然回国,对还没有完成彻底清扫的邓俊才来说是致命的,通过今天这个会议也可以看出,公司里的大部分人其实内心深处还是支持林婉月的,只是迫于邓俊才的压力才不敢表露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已。

    等林婉月的心情平复一些之后,我把自己的推测告诉了她,她听后连连点头。

    “强,之前你说我父亲有问题,我还不太相信,但现在看来,他在我心中至少不再完美了……”林婉月悲哀的说道,可以看出这次的至亲背叛对她而言是一个特别大的打击。

    “你父亲开完电视电话会议之后,没有再跟你单独说什么吗?”我问道。

    林婉月摇摇头,说她父亲结束的特别突然,连一点招呼都没有打就直接挂断了。

    “啊,我想起来了,你说我父亲会不会是被人挟持了?或者说他今天所说的话并不是他的真实想法。”林婉月惊呼道。

    其实对她的这个猜测我不是很认可,林婉月的父亲我之前远远的见过几次,每次他身边总是跟着好几个身强体壮的保镖,想短时间内接近林婉月的父亲,根本是不现实的情况。

    “强,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我想重新去米国一趟。”林婉月说道。

    这个要求自然被我给否定了,如果林婉月的父亲没有被人挟持,那根本就没有回米国的必要,如果林婉月的父亲被人给挟持了,那说明米国有危险,我就更不能让林婉月回去了。

    但林婉月固执己见,我俩争论了好久,最后各后退一步取了个折中的办法,林婉月可以去米国,但前提是必须由我全程陪着。